福州市

闽南人闯荡天下遍布世界各地,而当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一同唱起闽南歌时,仿佛是在共同翻看来自故乡的一封古老家书

让闽南歌越唱越响

2023-12-07 10:21
| | | |

大奖赛十强选手

演唱中的新加坡歌手林健辉

台湾歌手苏金羚在演唱。(本组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近日,2023世界闽南语金曲颁奖盛典暨海峡两岸闽南语音乐大奖赛(以下简称“大奖赛”)落下帷幕。经过激烈角逐,最终新加坡赛区的林健辉获得冠军,福建赛区的黄桂恒和中国台湾赛区的苏金羚分获亚军和季军。

  闽南人闯荡天下遍布世界各地,而当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一同唱起闽南歌时,仿佛是在共同翻看来自故乡的一封古老家书。恰如台湾知名词人方文山在闽南歌《我们同唱一首歌》中所写:“我们同唱一首歌/越唱越动听越欢喜/风吹过树梢枝桠/我们在月下说彼此听懂的话。”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大奖赛至今已连续举办八届。总制片人兼总导演陈飞是土生土长的厦门姑娘,她的闽南歌《祝福你》《风中的相思树》等很多人都耳熟能详。可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陈飞常把一句闽南话挂在嘴边——“戏棚顶(舞台上)是站久的人的”。年少成名,她从歌手一路走来,深知机遇和平台的重要。“给热爱闽南歌、有梦想的年轻人搭台,通过大赛为他们点亮聚光灯,链接更多资源,这就是我办大奖赛的初心。”陈飞说。

  陈飞从小就喜欢站在戏台旁听歌仔戏演员吟唱,穿行在街头巷尾看骑楼下的老人们泡茶话仙,在闽南文化的滋养中长大的她深知闽南语所承载的古老历史:自汉魏开始,部分中原人为了避难,逃到闽南一带定居,北方汉语与闽地少数民族语言相融合,从而形成了现在的闽南话。闽南话中保留了大量中原古汉语的词汇和发音,不论是歌唱还是说话都极富韵律感。

  30多年前,一首从台湾红到大陆的《爱拼才会赢》让闽南歌打破地域的界限唱响大江南北。但早期台湾受日本演歌影响较大,用颤音、哭腔来演唱成其标签,也让一些年轻人望而却步。陈飞告诉记者,这几年,随着新生代创作者的加入,闽南歌突破了以往的局限,去掉过量的演唱技巧,让人耳目一新,有多首曲子出圈:如马句的《一生啊》网络点击率超过10个亿;林啟得的《大田后生仔》更在网络上创造了60个亿点击率的佳绩。以刚刚结束的大奖赛为例,陈飞不只看到了年轻的面孔,还有百花齐放的艺术形式,选手们把闽南歌和Rap(说唱)、爵士,甚至新西兰民谣等不同音乐元素相融合,推陈出新,佳作频出。

  来自东北铁岭的魏晓龙是大奖赛举办以来第一个闯入十强的东北选手。他说,自己是被闽南歌里的兄弟情、拼搏劲所深深打动,“闽南歌里放入了整个男子汉的情感世界,有江湖豪气与忠肝义胆,还有英雄末路时的无奈与不甘,唱起来特别走心”。尽管一句闽南话都不会说,但他苦练出来的闽南歌却让评委拍手叫绝。今年魏晓龙还推出了自己的闽南语单曲《打拼正当时》,他计划这个冬天穿上军大衣,站在大东北的冰天雪地里,结合二人转的曲调唱几曲闽南歌,再通过个人抖音号平台推出,让更多东北人爱上闽南歌。“闽南语中,吃叫食,走叫行,你叫汝,他叫伊……有时唱起歌来,我觉得自己好像走进了时光隧道,闽南歌的文化底蕴不是普通地方歌曲或者流行歌所能媲美的。”

我们同唱一首歌

  今年,中国台湾赛区参赛人数近4000人,创下新高。台湾赛区召集人、台湾大立卫星电视台总监黄炫硕告诉记者,如今在台湾,特别是北部,年轻一代讲闽南话的少了,但好在还可以通过音乐来传承,展现闽南语的美,不会让它走进博物馆。此外,这次报名的台湾歌手80%没来过大陆。但一到厦门,音乐声响起,大家一起用闽南语歌唱,我说的你都知道,你唱的我都听得懂,两岸同文同种,这种文化归属感一下就拉近了人心的距离,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大奖赛季军、台南姑娘苏金羚对大奖赛的高水准、高规格留下深刻印象。她说,在台湾南部,每个周末,庙会和各地的活动中心都会举办小型的闽南歌比赛,但没法和这次比赛的专业性相提并论。

  比赛选手来自世界各地,和苏金羚在决赛同台PK的就是菲律宾姑娘施美妮。施美妮的阿公是闽南人。五年前爸爸过世,她决定通过学唱闽南歌来学习自己祖先的语言。

  比赛间隙,苏金羚给施美妮解释闽南语歌词及其所要表达的情感。在合唱团唱美声的施美妮则教苏金羚如何使用滑音和装饰音等增强歌曲的情感表达。苏金羚觉得,通过大奖赛,全球闽南语顶尖高手能够聚在一起,互相切磋技艺、共同提升,这个机会很难得。

  比赛之余,苏金羚还去走访了厦门的几家音乐酒吧。她惊喜地发现,尽管厦门是一座开放的沿海城市,外来人口很多,但酒吧里只要唱起闽南歌,台下粉丝就会齐声跟唱,《查某囝仔》等新近源自台湾的闽南歌大陆听众也是张口就来,场面非常热烈,甚至门口还排起长龙等待入场。苏金羚计划明年到大陆出几首闽南语新歌,试水两场直播,“用自己祖先的语言,回到祖地唱歌,完全没有隔阂”。

  以创作《爱拼才会赢》而享誉海内外的台湾音乐人陈百潭此次也来到大奖赛现场,带领大家同唱这首歌,并捧回了2022年大奖赛的“终身成就奖”奖杯(去年因疫情无法到现场)。在获奖感言中他说:“这是此生获得的最高荣誉!”

  今年的“终身成就奖”得主、《命运的吉他》原唱者阿吉仔同样来自台湾。他把奖杯外盒落在了活动现场,大赛组委会要给他送过去,可他婉拒了:“我就拿着奖杯上飞机回台湾,这多么荣耀啊!”

唱给全世界听

  本届大奖赛冠军林健辉来自新加坡,从小就跟着妈妈唱闽南歌。尽管英文流利,但他还是喜欢用闽南语来创作。今年爸爸生病疗养期间,林健辉专门用闽南语写了一首《给爸爸的歌》,回忆自己与爸爸过往的点点滴滴。“小时候爸爸比较威严,似乎难于亲近。但闽南歌的情感特别真挚,所以,我要用它来给爸爸写一首歌,我现在有很多话想对他说,而歌声就像从心里流淌出来一样。”林健辉说。

  此次大奖赛在海外10多个国家设立了赛区,每到一个地方,都得到当地政府、商界、演艺界、社团等的大力支持。决赛当晚,马来西亚旅游、艺术和文化部部长张庆信等通过视频表示祝贺。

  马来西亚槟城是厦门姐妹市。马来西亚槟城州议会议员郑来兴亲自来到决赛现场给本国选手加油。他说,语言是文化的重要载体,记录着文化的变迁与发展。东南亚一带有1000多万闽南人后裔。从唐代开始,就陆续有闽南人漂洋过海移民南洋群岛。他们不仅带去了闽南的地方特产,也带去了闽南的方言、文化,对当地语言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例如马来语中tauke(头家:老板)、misua(面线)等都是源自闽南话。闽南话作为槟城华人的特色和象征,保留和传承它非常重要。马来西亚政府和民间经常组织当地的闽南歌比赛,也非常支持和鼓励民众踊跃参与本次大奖赛,为赛事挖掘输送优秀的闽南语音乐人才。同时,也希望以共建“一带一路”倡议提出10周年为契机,探寻闽南文化的海洋精神,寻求合作新机遇。

  “不论是大陆、台湾,还是东南亚,比赛时台上是对手,台下是朋友,携手去打拼,有的族谱拿出一对,祖上还是一家。”陈飞说,大家因为志同道合走到一起,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把闽南歌唱响全世界,要做世界第一等。(记者 陈梦婕)

附件:

政府文件全真版:

温馨提示: 请使用OFD阅读软件浏览源文件,如未安装点击下载

来源:福建日报

扫码关注中国福建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福建微信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当前页面

返回顶部